【漠南风雅】达尔罕茂明安——乔伟宏作品欣赏

©原创   2019-04-18 09:20  

长风浩荡,携千秋百世之辽阔

纵贯阴山北麓,一万八千平方公里

天苍苍,野茫茫……北朝民歌赋形于外

笼盖四野,和八荒。渲染的文字

使边塞威名日盛,敕勒川,与穹庐

大漠之南的江山,万丈胸襟的一小块腹肌

暗藏铁骨、柔肠、热血,和强悍的基因

久历世事沧桑,风骨犹在

且听:风声不绝于耳,任其呼啸

尘烟滚浪,落满来时的路,归去的途

化作春花的清霜、秋月的薄雾

英雄的酒香、黎民的炊烟,化作故园

黛绿、苍黄,或莹白的色调,更迭循环

也化作亘古的湛蓝高悬寰宇,让世人仰望

此生无憾,做了一株见证衰荣的劲草

从草原走过,而这辽阔,足够完成一个人

一生一世,全部的梦想、执念和祈愿

以及襟怀的尺度,每寸土地,适合每颗

游走的灵魂,教化成为虔诚的信徒

在边陲之上的家园,眷守清晨日暮,浮沉

与之息息相关的岁月。达尔罕茂明安

以此为始,天边即是尽头,目光触及之处

高原上生长的坚韧,自脚下的泥土蜂拥而起

大地的脚印都在苍茫中走远,而后又走近

往昔可追,草原的天空,和乡村的土地

挽留过多少曾经沉迷于此的过客

长叹之余,推倒心中的壁垒

在炙日如炉的旷野,锻造修辞的黄金

并以此为傲,被光阴次第收藏

历朝历代,难掩灿烂的光芒,闪耀群峰

“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不经意间

胸臆如潮,唐诗的淋漓骤雨,打湿了

一夜征人,一行秋雁,与一杯浊酒

及至一笺诗稿,萧瑟一刻

诗人的豪情,发端于热爱,冷却于时事

感叹于北风吹雁雪纷纷的时节,皆沙场醉卧

遥望家门千嶂,关山万重,反复吟诵……

而俯拾皆得的宋词,风韵豪放

仍然一一影印漫漫征途的长卷

风继续在吹,吹过草低见牛羊的牧场

麦浪滚滚的田园,吹过艾不盖流域

和塔尓浑河的岸滩,吹过荡漾的心旌

日月与星辰。辽远的故土

如一小片肺叶,带着轻重缓急不同的呼吸

取走,躯体不会缺氧,倘若缺失

华夏的脊背即是一道纵深三百余里的伤疤

请允许我站在这里,垂首倾听

每一种风的语言,细碎如枝叶

宽阔如草甸,粗砺如山岩,之后

自心间的每条缝隙掠过,作为后来者

细数彪炳史册的遗存,颂读广福寺的

光风霁月,感受女儿山的栉风沐雨,领略

康熙营盘的叱咤风云,沉醉希拉穆仁的

风和日暖,翻看金堑壕的惊风骇浪

俯拾敖伦苏木古城的风刀霜剑……

大风不止,远古氏族部落的烟火

被越吹越旺,我必须在四千年后的今天

用青铜时代赋予的灵感,阅读

来自艺术荒野的图腾,灼热生活的场景

石与石,演化刀与纸的完美组合

繁简相参,镌刻了平凡,与伟大

乌兰察布岩画,磐石阔面之上衍生的不朽

鹰隼歇息过,苍狼注视过,容颜粗犷

表情细腻,遍布丘陵,壁立风雨

当我再次点亮数盏最初的马灯,梳理黑缎

一样的夜色,像梳理千年的长鬃

风,开始发出雄浑的声音,托举盛名

抵达历史辉煌的深处,沿着春秋,与战国

烽烟四起的方向,越过楚河汉界

于乱局之中,游牧狩猎的林胡、楼烦

终被一场无情的秋风打败

从秦时明月,到汉时边关,匈奴的壮志

未曾像漫卷的西风一样,取道中原

攀越高山之巅,卧榻中华之腹

三国两晋,隋唐五代的枕畔,拓跋、鲜卑

东突厥、鞑靼的雄兵和马群,旋风般路过

纵横捭阖的意志,最终湮没于风云际会

的时刻,辽、金,短若夏日轻风

已经无从捕捉,那一点点稍纵即逝的温度

旷世的风霜,覆盖了所有繁华,唯独

乘风来去的自由,留下深沟浅壑

在年年岁岁的轮转中,得以草木峥嵘

循迹《蒙古源流》——凡有出力一切人等

谓:有勋劳免差役,俱赏“达尔罕”名号

茂明安,哈布图·哈撒儿后裔的部落

长生天的主宰,两者合一,犹双刃合璧

寒光叠影,成就了一衣带水的血脉亲情

风又骤起,从窗外的世界奔跑

卷起汹涌波涛,我确定再一次跌入漩涡

村庄的烟火愈烧愈旺,故国的烽火

却渐次平熄,莽原之上

骠骑老矣,嘶鸣渐远,雕鞍斑驳

神箭手的弯弓,静卧玻璃的隔幕里

寒风萧萧,冻结紧握的指痕

射落日头的箭镞,如今锈迹斑斑

绵延众生之力,高筑战台的人,移走战争

此时天高地阔,葱茏的植物蔓延原野

家乡,恢复大地、山川原始的模样

风渐缓,我铺开笔墨,蘸满热情

与热爱,定义波澜壮阔的风月,究竟

如何无边,独立乍暖还寒的春风

引颈长歌,御风而行……

编辑:班骁骑

一审:班骁骑

二审:张睿欣

终审:黄海霞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