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库】《“美漂”一家》连载十三

2019-03-07 16:18  

祈 祷

唐先生一直注意着通向里面的那道厚实铁门。当它终于又一次打开的时候,出来的正是那位女警,他起身迎上去。

她说:“你最后一次想好,是不是放弃我们给你的自愿回去的机会。”唐先生说:“没什么可想了。”

女警冷冷地说:“那你就去监狱。”唐先生说:“好,去监狱。”女警听了一怔,抬眼看着他。

唐先生一口气地说:“我女儿的妈妈正带着几个月大的另一个孩子一直在外面等,盼望看到这个孩子;我们一家不能就这样分开,我要把这个孩子带到妈妈身边。我们已经到了这里,不能就这样回去。”

女警抬手要打断他,唐先生坚持一字一句地说:“我不能让女人和孩子失望!”

女警没说什么,又进去了。不知过了多少分钟,她再次出来的时候,在她开口前,唐先生平静地说:“我愿意去监

狱。”

女警表情严肃地说:“我没有听见你说的话。我现在告诉你——我刚刚向老板请示了......”唐先生等着下文,听见她说:“你们,可以出去了。”

她把扣留的手机交还给唐先生,然后说:“你要保证,只停留到十二月底,按你们买好的返程机票,十二月三十号必须回去。”

对此,唐先生很知足了。

她转身离开时说:“一会儿你们就可以走了。”她始终没有一点笑容。

已是夜晚十一点,唐先生想起是在下午三点降落的。他抱娃坐下,避开别人的视线赶紧给孩子妈发微信:“我们要出来了。再来接吧。”

但是在手机被收走前,他已经抓紧发出将被遣返的微信,她在严重打击下绝望地怀抱半岁的幼儿,瘫坐在机场出口大厅的冰凉椅子上,友人闻讯远道驱车赶来,担心幼儿冻病,先接她返回住处,因此她迟迟没有勇气再看手机。

唐先生这边,不久,一位大韩航空的小姐推着行李车进来,上面放着唐先生那只出发前新买的咖啡色大行李箱,还有小女的童车。

那位女警再次出现,手里拿着两本酱紫色护照,递给唐先生说:“你们可以出去了。”是出去,不是回去。

唐先生深躬致谢,没再说什么,事实上说什么都显多余。唐先生想,她这一天工作的时间真不短,应该属于加班了。

他忽然发现,本来自己从北京出发时咳嗽严重,在飞机噪声的掩护下也未减轻,而过去的这八个小时纠结中却一声未咳,可见注意力转移是多么有效的疗法。

至于身边的幼女,在人家说出坏消息时哭过几声;而当人家说可以走了,她就笑了。

唐先生一手抱起小女,另一手轻松地推起满载的行李车,向出口大步走去。

转过弯,迎面墙上还是那一行醒目大字,每位有机会走到这里的人都会看到:Welcome to Los Angles!

唐先生在出口外面的大厅坐下,给孩子妈通电话。拨过去的一刻,他想她看到号码,准是痛苦地以为这是登机前的道别。

当唐先生打通电话的时候,她的应答有气无力。唐先生低声问:“现在,还可以来机场接吗?”她尖叫起来:“啊?可以!你们出来啦?!”唐先生抓紧把信息说清楚:“就在上次咱们一入境坐下等人来接的地方。”

时间已经很晚,大概很少有到港班机了,显得陈旧的大厅空空荡荡,只有小女在唐先生身边的座椅间开心地跑来跑去。不远处坐着一对亲密相拥的墨裔男女,不时向这对心情放松下来的父女露出笑意。

直到这时,唐先生才拿出护照来,是应当看一看了。翻到那一页,看到那枚新盖上去的蓝色戳印,标注的日期:整整给了六个月。

这就是美国。唐先生还远远捉摸不透的地方。

唐先生抱起女儿,另一只手感觉毫不费力地推起满载的行李车,迈开大步走出到大厅,来到路边站定。两岁多的小女居然做出个得意而示威的鬼脸。

空气清冷,总的来说不错。唐先生已经知道,在这夜深时分,友人正再次从数十英里外的齐诺岗驾车驶来。

听见有人叫他,侠士一般的艾米和琳达两位女士出现在那边,夜色中仍神采照人。附近的路边,停着她们开来的乌黑发亮的凌志。

啊,真要到家了。哪里是家?一家四口合为一处的地方,就可以叫作家吧。管它是在大洋的哪一边。

唐先生坐到宽大而舒适的座椅里,感到轿车在加速而平稳地驶出,看着窗外星辰与灯光同辉,让心情随之平和下来,然后,默默祈祷——

愿保佑那些为生活、为家庭而奋力的人们;保佑不管出生在哪里都如天使般的孩子;保佑所有怀着善意的人,包括那些恪尽职守的警员。

愿尊严和喜悦与人们同在。



(完结)

来源:《读库》

作者:大

编辑:闫立霞

一审:道日娜

二审:黄海霞

终审:胡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