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库】《“美漂”一家》连载十

2019-02-15 09:27  

往 返

几个月后,随着对情况的逐渐熟悉,唐先生一家对居所有了更自主的选择。他们搬进奇诺岗的一户人家,这是一座两层的独立屋。

房东在一层的侧后部隔出一套相对独立的分租房,包水电燃气,除了合理的房租,其他都不用管。不少华人都是将车库隔出来,重新装修一番,出租给越来越多举家而来的新同胞。

一厅一卧一厨一卫,主要是这间厅在分租房里算是比较大了。推拉门开向后院,可以与房东共用的后院不大也不小,中间一棵年头够久的牛油果树,茂密而果实累累的枝叶覆盖了大半个院子。

年轻的房东夫妇来自广东,男的在亲戚开的粤菜馆里做大堂经理,女的是这里颇为吃香的会计师,职责包括为企业和个人合法报税。他们有个三四岁的男孩,没送幼儿园。负责带孩子的奶奶,三十多年前就来到加州的制衣厂打工,这位只讲家乡话的乡下妇女和她老公早已成为美国公民,所以他们的三个儿子也都来到了这里安家买房,二儿子在纽约读到博士。

女会计师的妹妹读了广东一所三本的大学后,几年没找到什么合适的工作,也来到这边一所花钱就能上的大学深造,借住到姐姐家。姐姐是个生活很积极的人,兼做两家公司的工作,姐夫也是早出晚归忙于餐厅;而他们这位妹妹,每天都是睡到午后才出去,总说是去图书馆,天天到前半夜才回来。据说这位妹妹的房间里凌乱不堪,她没有打工自立,除了住在姐姐这里,所有的开销还是要国内的父母提供。她对工作没兴趣,对学习没兴趣,对找男朋友也没兴趣。她花一千多美金买回一辆按理应当报废的丰田车,只要她一离开或者回来,房子里的人都能听得到。

一晃,唐先生护照上的六个月签注期还剩下了半个月,他只能自觉地拿着早就订好的返程机票,带上女儿回国。

航班是晚上十一点多起飞,去数十公里外的机场需要叫车,有不少华人,特别是新来没什么着落的,就在这边开车做接送的生意,包括去机场、医院、诊所、商业中心或是去看房等等。

去机场往返每次约五六十美元,接机需等候的每小时加收十美元。这次,房东顺口向唐先生推荐了她的妹妹,那位晚睡晚起的女大学生,这倒是都方便的一个安排。

待到放好行李、坐进车里副驾驶位子的时候,唐先生心里颇有些打鼓了,因为他吃惊地看到,这位大小姐从手边杯托里抓起一把老虎钳子,竟然用这个家伙一拧发动了车,一时间车内车外的汽油味道比较浓重。

有着大约四十万公里自驾经验的唐先生试着问:“行吗,去机场?”这位性情单纯的小姐回答:“行。这车我每天都开!”到这会儿,只好走着瞧了。唐先生记得,在美国由于保险责任的原因,最好不要开别人的车,所以忍住没提出跟她换换位子。

半路上,这位小姐几次打电话问她的同学,去洛杉矶机场怎么走好些,在哪里转哪号高速。有一回,她的长发不知怎么夹在了空调的出风口里,她猛地给拽出来。好在,诸事有惊无险,虽然用时稍长,但确实到达的是机场。

下车时,唐先生没忘了感谢和鼓励她,因为还要拜托她载着送机的孩子妈和婴儿返回住处。事实上,在回程时她首先在停车场里迷失了方向,把三层的停车场都找了个遍,才找到那辆其实特征明显的车,害得孩子妈抱着婴儿跟着跑得几乎虚脱。

之后的途中,自然又是几次给同学打电话实时指路,尽管她在使用着手机导航,但是无奈一到关键路口,就怎么也弄不明白导航的指示。

当唐先生飞离这片大陆的时候,感觉这里的新老华人还是给自己留下了丰富的印象。

在机场过安检的时候必须脱鞋,警员示意唐先生可以抱上小孩从旁边通过,而不必到那里面去照。孩子的水瓶也可以带进去,检测一下即可。对待儿童的态度,实际上体现了一个国家的文明程度。

刚刚过了安检,唐先生抱起娃,娃就问:“妈妈去哪儿了?弟弟去哪儿了?”弄得他心头一阵酸楚。

由于唐先生此时的签证是一年内多次往返,所以像他们这个家庭的情况,隔着辽阔的太平洋,四人分两地,自然希望孩子跟大人能够再次团聚,毕竟这时候新生儿才刚刚半岁。

为避免入境时引起不必要的嫌疑,在耐心地间隔了两个多月之后,唐先生才规规矩矩地又买好了往返机票。

他和两岁多的小女再次坐稳在播音客机里,女娃已经趴在悬窗上,她对坐飞机这件事比较欢喜,何况是终于要去看妈妈和小弟弟了。而唐先生独自带娃出行也已不是头一次。尽管旅程耗时长,还要半夜在首尔转机,但确是一次心情愉悦之旅。

飞跃太平洋,美西时间下午三点多,机翼下面是望不到尽头的网格式房屋街道,显然是大洛杉矶的城市群。唐先生带头为平稳降落鼓掌,一些老外也鼓了掌。在空姐的微笑祝福中,唐先生抱着胖娃走过廊桥,轻快地一路向入关处接近。再次踏上美境,没有上回那么疲惫焦虑与茫然了。

临过关,随着人流走到蛇形长队的队尾,面前十几个闸口,唐先生抱着幼女一点点沿着通道移动。有个穿制服的丰满女子看到他俩,就让随她到另一侧人少的队伍去,这种对小孩子的优先关照在异国比较常见。唐先生觉得一路遇到的善意是个好兆,这次入境应该会比较顺利。

很快,他带娃到了队首,最边上通道的警员坐在那里举手叫人,他快步走到台子前,和那个警员一照面,他不禁暗自一怔,是个光头男子,正是上次一家人被叫进小黑屋后,负责盘查的那位。

这一刻心照不宣,男警以近乎幸灾乐祸的口气,用中文说了声:“你好!”潜台词大概是:“哈,又落到我手里啦!”

唐先生倒吸一口凉气,只能干笑一下回应:“你也好!”光头男警不紧不慢地翻弄着唐先生递过去的护照,并不着急发话,这也是惯常折磨人的办法。

(未完待续)

来源:《读库》

作者:大

编辑:闫立霞

一审:张睿欣

二审:黄海霞

终审:胡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