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漠南风雅】观日出

2019-02-12 09:47  


日出东方。

乘车观日出。

清代张潮曰:“云之为物,或崔巍如山,或潋滟如水,或如人,或如兽,或如鸟毳,或如鱼鳞,故天下万物皆可画,唯云不可画。”日出前的云更是捉摸不透,飘忽无依, 天际犹如撒了一滩墨汁,渐渐晕开,又慢慢收拢,时散时收,尽无规律。又如潮落时突出海面的礁石,庄严肃穆,巍然屹立,错落有致。晨曦还未破晓,有幸观日出,在难得的好日子,有难得的好心情。

渐渐地出现了似海非海的状观,隐约挪移。红霞漫天溅,积成桃粉的天。一大片一大片,高高低低,大大小小。我是光!我是电!一个大火球探出了脑袋,光四处蔓延。晨的火,晨的光,点燃了晨醒的希望和力量。别挤我,别压我!巴金笔下负着重荷,努力探头的日出渐渐在我心中坚硬费力起来,而此时我的整个视线的罅隙里却从未出现过促短的间隔,一眨眼一呼吸一转头的当儿,轻松地便披得遍身的“光芒万丈”,光里涌动着柔软而让人浑身毛孔陡然扩张的力量。在这之前我并没有提及天边露出的鱼肚白。但,天边确实抹了一道鱼肚白。唐代有诗云:天际霞光入水中,水中天际一时红。我所见的日出不是在海边,日光自然有其倾泻的地方,漫山云蒸霞蔚,想喊,想呼,想容纳万千气象,揽天地入胸,突然也想慷慨激昂: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倏忽之间,像破土的芽,像出壳的鸟。不,这是比生命更神奇的自然奇观,它的大爱恩泽每一寸土地,每一叶枝苗,朔方秋之肃杀尽殆。太阳永远不会选择:“我照耀平原,不照耀山川”。它竭尽全力地使万物生辉,像花儿不吝啬自己的芳香一样。我如饥似渴,犹恐失之。目不转睛,又目不暇接,觉得它又像火球又像水球,中间亮白软溜溜,有时呈环状,或扁或圆。里里外外蠕动流不出圈。周边玫红、珊瑚红、紫红,总而言之红艳艳,红得不均匀,外层碧蓝、蓝汪汪,蓝得汪洋恣肆,所有的色彩都镀上灿烂而可爱的亮光。眼劲不足,不堪光袭,低下了头。

到太阳升成中午的模样,我安了心,继续前行。这时的天、云、路,连同我一起明亮了起来。

文:米丽霞

编辑:班骁骑

一审:道日娜

二审:黄海霞

终审:胡 强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