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过漠南 】清朝的盟旗制度

2019-05-27 17:05  

公元十七世纪之初,原来活动于黑龙江下游、长白山一带的女真族迅速强大起来。女真人在努尔哈赤的统帅下,占领了辽东地区,建立了后金王朝。随着后金在中国东北地区势力的不断壮大,形成了与明朝相对峙的强大的统治集团和军事集团。这时游牧于蒙古东部的各蒙古部落先后归附了后金,承认了后金对他们的统治地位。到清崇德元年(1636年),漠南地区蒙古十六部四十九个封建主相继归附了清王朝。

清王朝为了笼络和利用蒙古封建主,加强对蒙古人的统治和控制,采取了分治、柔服、隔离、羈縻政策,参照满清的八旗制度,在已经归附的蒙古地区实行了“盟旗制度”。

所谓“盟旗制度”就是打破和撤销蒙古原来的部落联盟制,把原来的大小封建主分不同等级,设立面积大小不等的旗,让这些原来的部落首领分别担任各旗的“札萨克”。在一定地区范围内,几个旗之上设一个盟。在盟之上设理藩院,统管边疆民族事务。清朝皇帝通过理藩院实现对蒙古各盟旗的统治。

在“盟旗制度”中,旗是一个最基本、最核心的单位。盟旗制度规定,每个旗都有一定的地域范围(这个范围由清朝廷决定分配)。在旗的范围以内的民众由旗札萨克统领。旗与旗之间互不统领。在旗内,札萨克是最高统治者。旗的行政、司法、政治、经济、军事大权集中于札萨克一人。旗内牧民未经批准,不准越界到邻近旗游牧或生活。

盟是一个虚设的机构,并没有实际权利,盟长是由所在盟的各个旗的札萨克中有威望的人轮流担任。盟长不能干预各旗的内部事务。他的权力仅限于定期召开全盟会议,讨论贯彻朝廷理藩院对各旗的指示和决定:在遇到战事,盟长在朝廷的指派下统率所属旗的札萨克和兵丁参战。

值京制度也是盟旗制度的重要环节。清廷要求各旗王爷(札萨克)或是其他代表每年必须“自备驼马,由边入京”到北京觐见皇帝。进京的同时还要为皇帝上贡,把所在旗的名贵土特产品贡献给皇帝。见到皇帝还要向他表示效忠,汇报一年来的执政情况。有些像今天的述职。清廷这样做一方面为了笼络王公,提高王公们的向心力,效忠皇帝。另一方面,则是为了把王公牢牢地控制在清廷周围。对一些清廷认为比较重要的王公,清廷还出钱为他们在北京兴建豪华的王府,供王公或他们的亲属来京时居住。清廷要求这些在北京有王府的王爷,必须有一名近亲属(父亲或兄弟)常年居住在北京,这些王公贵族来到北京后,由于清廷给他们高官厚禄,优抚优待,生活条件特别优越,很快就腐败藿落,成天吃喝玩乐,游手好闲,成了一些上不了马,拉不开弓,不学无术的社会无赖。这也是清廷控制蒙古王公的手段。一是消磨他们的意志。二是一旦有的王公造反,他们在京的亲属便成为人质被扣押在清廷手上,随时可以处置他们。

清朝末年,茂明安旗有一名叫格楚克的王爷,曾在平叛战争中为清廷立过大功,因此被提升为理藩院侍郎(相当于副部长),他进京之后大兴土木,为自己建造豪华的王府,把所有亲眷接到北京,过上了极其奢华的生活。修建王府和日常大量的开销使得这位王爷负债累累,无力偿还。没有其它好的办法,他便逼迫家乡的王公向汉人出卖草场换钱替他偿还债务。茂明安的草场面积大量减少,被迫向北搬迁,这位王爷有主要责任,在他以后的王爷也纷纷效仿他,不断出卖草场中饱私囊。

“高官厚禄”是满清政府推行“盟旗制度”的一个高明的手段。封给他们很高的爵位、官衔,与之相适应地给予丰厚的俸禄。例如每个旗的札萨克级别大部分在三品以上。这样的级别如在朝廷做官,相当于府以上的级别,当然拿得俸禄也高。像达尔罕贝勒王爷,在清朝初期每年的俸银高达800——1200两,绸缎50匹。但给他们的权利却很小,一个旗能管的面积和人口也很少,在今天札萨克充其量就是一个县长。

清朝在蒙古地区实行“盟旗制度”确实起到了加强清朝政府的中央集权和统治蒙古的政治目的。

首先,“盟旗制度”的建立,把蒙古人分成很多的旗(内蒙古49旗,外蒙古57旗),把蒙古民族限制在各个不同的旗内,原来的各部落不复存在,这就大大限制了蒙古人形成势力集团的机会。因为旗的建立,使各旗之间各自独立,旗与旗之间常常会因为各自的利益(如草原、属民、牲畜、资源)闹纠纷和矛盾,清朝政府会利用这些矛盾,对他们实行“分而治之”。

其次,把蒙古民族的畜牧生产也限制在旗的范围之内,不会出现过去那样的大范围游牧迁移活动,使原来蒙古人的聚集机会丧失,也就使其锐气大减,失去了往日的威风和朝气。

“高官厚禄”笼络住了蒙古贵族,与此同时,清廷还给了这些贵族对平民、属民的横征暴敛的机会和权利。这就进一步加大了蒙古民族内部的两极分化,使得平民属民陷入日益贫困的境地。而少数的上层统治者则进一步腐败、墮落成为清政府的鹰犬。

第三,清朝的中前期,中国还十分落后,在军事上仍处于冷兵器时代,当时的蒙古骑兵在战争中作用十分重要,在满清政府每当扩充疆土、镇压反叛时,都要指令有关盟旗出兵,在盟长的统率下为清廷冲锋陷阵。

盟旗制度的实行,对蒙古地区的社会稳定和经济发展也有一些积极的意义。因为蒙古各部落被划分为范围较小的旗,直接接受清朝廷的统治,形不成巨大的集团与清廷抗衡,虽然在满清初期曾发生过像察哈尔的林丹汗,准噶尔的噶尔丹的反清叛乱,但最终还是被满清镇压下去。蒙古地区的战争少了,社会相对稳定,这对蒙古地区的经济发展、人口发展和文化进步起了一定的推动作用。

摘自《古往今来话达茂》

作者:徐忠文

编辑:白   鑫

一审:白鑫  苏喜艳

二审:道日娜

终审:黄海霞

相关阅读

0 条评论
来说两句吧。。。
最热评论
最新评论
来说两句吧...
已有0人参与,点击查看更多精彩评论
加载中。。。。